“刘开渠与二十世纪中国美术”大展开幕 恩师朴舍书信首次面世

2017-08-08 09:44:10来源:影视迅雷网

  面对突如其来的民警,王帅没有反抗,只是眼睁睁地盯着卧室里的那台电脑。民警打开电脑,密密麻麻的文件夹里,装着各种各样的公民个人信息:第一个文件夹是QQ账号和密码,第二个文件夹是支付宝信息,第三个文件夹是身份证信息,紧接着还有邮箱信息、学生信息、单位信息、网络身份账号密码……民警数了数,分门别类共有二三十个,每一个文件都有几十兆,信息多得让人眼花缭乱。

  “犯罪嫌疑人窃取如此大量的公民个人信息,我们都有点震惊!”南充公安网络安全保卫支队民警说,以前破的类似案子,用人就能数清信息条数,但这次光打开一个文件就得花上好几秒,为此,民警专门编写程序进行清点。经过前期统计,王帅存放的公民个人信息多达几十亿条,容量达1个T。

  黑客如何炼成?

  打过好几份工,自学编程技术

  直到王帅被警察带走的那一刻,妻子才觉得:之前如此清晰的丈夫的形象,突然变得模糊起来。

  王帅的家三室一厅,还有一辆轿车,算不上富裕却不愁吃喝。和普通上班族不同,他的工作和生活几乎都在家里。日上三竿,他才起床“工作”,从下午到晚上便一直坐在电脑前。

  办案民警说,王帅是个高中生,在社会闯荡了十几年,打过好几份工,还干过婚纱摄影师,但不久便辞职了。事实上,网络才是王帅的爱好。从读书时触电网游,他就乐于“钻研”网络,并开始自学编程,“他平时喜欢在网上看方法,还在圈子里学习、讨论,逐渐掌握了很多编程方法”,民警说。

  后来,网上开始有人交流买卖个人信息的技术问题,使王帅萌发了编写窃取程序的念头。于是,他没日没夜的研究,针对每种信息库,编写不同的窃取程序,简易的需要半个月,难度大的要一两个月,但最后都会成功。经查实,从2012年4月开始,王帅便利用窃取到的个人信息卖钱,并渐渐成为圈子里响当当的黑客,吸引了不少买家,几年下来赚取了至少几十万元。

  个人信息怎么卖?

  5000条信息,最低只卖几十元

  能够推动王帅走上“人生巅峰”的,除了高人一等的编程技术,还有隐藏在虚拟世界里的巨大“市场”。

  在王帅的QQ群和微信群里,几乎都是来自全国各地的商家,他们通过交换和买卖,共享窃取的个人信息,再向下级市场出售。对于王帅而言,窃取的信息以5000条为一个单位,打包价从几十元到几百元不等。在销售过程中,他会根据信息的重要性和需求量进行临时估价,“比如身份信息,最高可以卖到400元,银行卡账号和密码就只卖得到几十元。”如果同时转卖给20个商家,一个单位的信息最高可赚到8000元。

  今年2月,王帅卖了一批涉及几千万人的银行卡信息资料给海南人莫某和谢某,两人通过专门软件登录银行客户端,通过购买游戏币等方式在网上进行消费套现,涉案100万余万元。最终,这笔只有几百元的“小生意”,彻底将他葬送。

  警方提醒

  公共WiFi不要使用网银

  下载APP请慎重设置权限

  省公安厅网安民警表示,窃取公民个人信息会衍生网络诈骗和网络盗窃等多种网络犯罪,随着互联网和手机移动客户端的不断发展,窃取个人信息的方式已从PC端发展到手机。但事实上,只要注意以下几个操作细节,就能有效避免个人信息被泄露。

  1、公共WIFI不要随便蹭。绝大多数的公共WiFi缺少足够的安全防护措施,任何人都可以加入,其中难免混入不法分子。一旦攻击者进入该免费WiFi,就会对网络中的其他用户进行“嗅探”,并截取网络中传输的数据。用户在网络中传输的任何信息都会完全暴露在黑客眼前,包括用户名、密码、上网记录、设备信息、聊天记录及邮件内容等。因此,最好不使用无密码的免费WiFi,如必须使用,应向工作人员确认无线网络名称及密码方可加入;在公共WiFi下,尽量不要使用网银、在线支付、电子邮箱等,一旦发现网络访问异常、弹出恶意广告或陌生链接,应立刻断开 WiFi。如确需操作网银等含有重要信息的应用,最好断开公共WiFi,使用自己的手机流量。

  2、下载APP慎重设置权限。下载APP时最好从正规市场和官方网站上下载,因为山寨APP或存在窃取个人信息、恶意扣费等问题;在平时使用APP时不要随意登录假Wifi,随意刷二维码,不经查核就登录钓鱼网站,以及贪图便宜购买假冒的移动终端硬件等;安装手机应用后查看应用开放的权限,读取通讯录、读取短信通话记录等敏感权限尽量关闭。

  新闻链接

  购买个人信息骗子得手5000余万

  2016年2月,广元利州一居民报案称其被人诈骗66.7万元。广元公安机关立即成立专案组开展侦查,发现该案系专业诈骗团伙所为,涉案犯罪嫌疑人众多。犯罪团伙通过互联网非法购买喜爱收藏人员的个人信息后,紧紧抓住被害人爱好收藏并急于将手中藏品拍卖变现的弱点,多次对被害人进行游说和洗脑,在获取被害人信任后,以“藏品抵押”为诱饵实施诈骗。今年3月,专案组相继抓获该团伙犯罪嫌疑人20名,扣押、冻结涉案物资共计 800 余万元。经审讯,该团伙在1年半时间内,共诈骗全国各地400余人,涉案金额近5000余万元。

  华西都市报记者李天宇实习生何仁芳

  暑期是大学生实习的高峰期,很多大学生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使出浑身解数,找合适的实习单位。

  然而,这个暑假,当周围同学都想法联系实习单位时,在甘肃一所大学就读的马伟强却特别谨慎,曾经的经历让他对实习心有余悸。   

  上个暑假,经朋友介绍,他去青海省西宁市的一家餐馆兼职。老板给出的条件诱人,管吃管住,每月还有2000多元的补助。

  每天从早到晚,工作很艰辛,马伟强都能坚持。可一个月到了,到发工资的时候,餐馆的一个老板跑了,工资没了着落。干了两个月,连回家的路费都没有,这件事印刻在了马伟强记忆深处。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随机采访了近50位西部高校在读大学生的实习情况,并向他们发放了问卷。统计分析发现,对口的实习单位少、找靠谱的实习单位难、实习期间的权益难以保障、外出实习成本高……很多学生和马伟强有着相似的遭遇,在实习过程中,都不同程度面临着困惑。

  找实习岗位频频空欢喜

  23岁的马斌杰今年刚从兰州大学毕业,目前在重庆工作。大三那年,因为个人兴趣,他从数学专业转到了政治学专业,在实习的时候,他才发现遇到了明显的“水土不服”。

  由于专业不对口,缺乏实习人脉,加之兰州不像北京,选择空间小,他在找实习单位的过程中吃了很多“闭门羹”。

  大四暑假,通过学校的活动,马斌杰好不容易在兰州找到一家留学公司实习,原本想锻炼与人打交道的能力,结果公司给他分配的工作是整理学员资料,“一整天都说不上几句话”。

  “兰州找实习确实不易,找个靠谱的实习单位更难”。如今在重庆上班,回想起实习经历,马斌杰有些感慨。在他看来,兰州本来市场不够发达,行业门类比较单一、传统,实习机会有限;除此之外,一些大学校区还远离市区,学生信息闭塞,实习锻炼的环境的确不理想。

  同样,今年刚回山东青岛工作的王学成也觉得在西部找实习有点难。在甘肃政法学院读法律硕士时,王学成找实习岗位也费了很多周折。

  读研时,发现兰州一家有一定名气的律师事务所招助理,王学成觉得自身条件合适,就第一时间报了名。第二天一早,他拨通事务所电话,没想到对方只说了一句“暂时没有空缺,不招助理”,就让王学成心里落了个空。

  “实习的门路多的是,既然这扇门不开,那我就继续敲下一个门。”王学成很快“定位”到另外一家律所,在网上一番查找,终于联系上了这家律所的领导,并投了简历。“心想这下有戏了,可是等来的电话,却通知让参加几个月后的招聘会。”这让王学成又空欢喜一场。

  几次挫折后,王学成认识到,对于西部高校的学生而言,由于经济发展程度不及东部一线城市,业态不够丰富,大公司数量少,要找到满意且专业对口的实习机会并不容易。

  一些强制实习已成鸡肋

  除了实习渠道少,合适的实习单位难找,一些学生对学校的实习制度也颇有微词。  

  “要求跟本专业有关,我读马克思主义学院思想政治专业的,什么实习岗位跟专业有关?去学校,人家得要师范院校的。”蒋娇是西部某“985工程”重点建设高校2013级本科生,正在准备考研,说起学校的实习要求,有一肚子苦水。

  在蒋娇所在的学校,学生必须参加实习,凭实习单位开具的证明,才能拿到两个实习学分,不然没法顺利毕业。目前,蒋娇正一心准备跨专业报考历史学专业研究生,时间很紧张,但实习的事又让她放心不下。

  其实,蒋娇手里就有一份实习证明。大二、大三学年,她辅修了心理学双学位,辅修学位同样需要实习,她在学校心理咨询中心找了个职位,负责微信公众号内容推送,好不容易手中有了一份实习证明。可辅导员不久前告知她,还得有本专业的实习。

  “以前也要求实习跟本专业对口,但也不是强制要求,勤工俭学、超市打工也算,但今年一定要跟专业有关。”考研准备很紧张,蒋娇本来想托人盖个章解决,但今年学校的要求更严,她一时不知所措。和蒋娇一样,一些打算考研的学生实习的意愿并不强,甚至觉得和学业安排有冲突。

  早先的实习经历学校不认可,兰州一高校管理学院学生李冬雪最近也很发愁。她在大一暑假已实习过了,按照学校安排,大四还要实习,还必须与专业相关。她有些无奈,对于跨专业考研的她来说,时间耽误不起,如果不实习,又影响毕业。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无奈,有些学生想起了其他办法,通过各种手段对付学校的规定。有不愿具名的学生告诉记者,遇到两难的情况时,一些学生就想办法找熟人开实习证明,有些甚至还花钱网购实习证明。

  学生校方都须为实习努力

  这个暑假,西南交通大学金融专业的陈焯找到了“满意”的实习岗位,在一家银行推销新推出的POS机。学校离单位远,每天六点半必须起床,他要赶一个小时公交去单位。

  在陈焯看来,“这家银行对实习生真的很不错。”岗位对专业没有要求,底薪1000元,卖出一台机器有提成,实习时间长表现好还有转正机会。想到之前的实习单位没有工资待遇,他选择留在了成都。

  刚从西北师范大学毕业,考取兰州大学研究生的甘肃陇南女孩王豪在北京一家知名门户网站实习。从甘肃到北京,王豪都是自己努力赢得的机会。

  王豪的实习也经历过周折。学习新闻学,王豪曾在老家县城电视台实习,“都是简单重复的工作,收获并不多”。后来,偶尔的机会,她加入了甘肃高校传媒联盟,这让她的视野一下开阔了,她得以在中青报记者站实习,参与采写了大量稿件。

  有了这些作品,暑假前,王豪主动联系了北京的门户网站。在北京,她结识了更优秀的伙伴,在更大的平台上得以锻炼,收获满满。

  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像陈焯、王豪这样的“幸运儿”在西部大学生群体中并不多见。近50位受访人中,从实习满意度来看,45%的人认为实习工作与期望差距比较大。对于实习的收获,大部分学生认为实质性技能没有得到锻炼,还有近乎一半的学生认为“只是简单工作的重复操作”。

  马亚伟是甘肃政法学院人文学院专业实习负责教师,在他看来,对于西北地区的学生来说,由于地区经济文化的差异,能够找到一份好的实习机会的确很难得,而要走出西部,去北上广觅得靠谱的实习机会更是不易。

  他认为,学校应该加大与社会单位的联系,积极为学生寻找更好的实习基地。同时,大学生也要主动出击,多尝试去联系实习单位,为自己创造更多实习机会。

  李明龙是中国青年政治学院中国马克思学院的党总支书记,是从西部走出来的一名教师。在他看来,相比于在北京就读的大学生,西部高校学生的实习资源的确会少一些,“北京的大学生进入部委实习并不稀奇,但对于其他地方的学生这样的机会就很少。”他说。

  “高校对待学生实习不能一头热,还是要根据学生情况,进行个性化的指导,比如确实需要学生进行实习,学校不妨针对学生的需要推荐实习单位。”李明龙认为,学校要尽量关照到个体的需求,根据学生的实际情况指导实习,不宜一刀切,搞千篇一律。

  而在甘肃某高校新闻专业大二学生任雪看来,实习生提升自身能力十分重要。“只有能力达到用人单位的要求,才能为自己创造更多机会。”在她看来,实习生还应积极虚心向前辈学习,寻找机会锻炼自己,凭自己努力的能力赢得实习单位重视,从而获得更多锻炼机会。

  我的家乡在四川一个小城,因当地拥有文化景点而闻名于世。近几年来农村人口迅速减少,许多以往种地的农民搬到了县城或在城市买了房子,现在常住人口是负增长。四川本就是人口输出大省。

  旅游业是当地主要产业之一。大型工业所剩无几,以前还有肉联厂、造纸厂、制药厂和雨伞厂等国有企业,后来都关停并转了,但也发展了很多小型民营企业。经济不景气、人口老龄化、青壮年劳动力流失和学龄人口的减少,也困扰着发展中的城市。

  两年没回家了。今年回家感受最真切的就是,如雨后春笋般建起的高楼大厦。房地产业发展速度之快,让人瞠目结舌。很多农民的房子和耕地在建设新城和旧城改造的过程中,变成了一幢幢小洋楼。这次回家乡听一位财政局负责人谈到,在城市扩建和危改中投入了很多资金,但是至今都没法收回成本,欠了银行一大笔债务,地方财政无力偿还。

  我大舅家是当地首批尝到城镇化甜头的农民。他们住的地方又叫农民街。20世纪90年代末期,当地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造,扩建新区,将农村土地收归公有,重新划分宅基地,在分配的宅基地上按照统一规划和建设要求,可以自建新建住宅,政府给予一定补偿。

  大舅家的农家小院就这样成为全市最早的一批农改房。当时,大舅到处向亲戚朋友借钱,一幢五层楼的小洋楼就这么拔地而起。大舅家从此用上了电灯,喝上了自来水,看上了电视,做饭也用上了煤气灶。我小时候在曾经的那个农家小院住过几个星期,至今还十分怀念,当年和表姐一起摘院子里的葡萄和无花果,吃着刚刚从地里挖出来的红薯和花生,点着煤油灯,烧着干柴火和蜂窝煤,喝着从自家水井里打上来的井水,以及去农市和庙会赶集的日子。

  在我母亲这边的亲朋中,我家和其他几个姨妈、舅舅都住在市区,房子都不大,当时各家特别羡慕我大舅一家。接下来的十几年里,大舅家不再种地,但也从事和农业相关的经营,每天起早贪黑,收购菜农的蔬菜拿到早市上去卖。他们出租了底楼的店面和二楼的房子,虽然房租不高,日子比起当年务农来可算好了很多。

  城镇化影响了表姐的两段婚姻,也影响到大舅家的命运。以前农民街附近学校教学质量极差,没有幼儿园,小学、初中校舍都没几间,教师也就初中文化水平。加之我表姐身体状况不太好,书只念到小学就没再继续念了。其实表姐只比我大5岁,在我这个80后的眼中这是难以想象的事情。没文化,没有一技之长,成为制约大舅一家发展的掣肘。房改之前,表姐主要在家务农,房改之后也只能依靠做些蔬菜买卖过活。

  表姐第一段婚姻嫁给了大舅家一个租房客,大家都称呼他李老六。城里当年有很多三轮车主要拉游客去景点,李老六就靠着拉黑三轮度日,一天的收入也就够吃饱饭和交房租。表姐婚后的生活并不幸福,不分春夏秋冬,总是一个人拉着一推蔬菜在街上卖。当年表姐婚后不久,怀孕后挺着大肚子上街卖菜。四川的冬天又湿又冷,她的手、脸和脚都冻起了很多可怕的冻疮。

  大舅对李老六一直不太满意,何况婚后表姐和李老六一直住在大舅家,入赘的女婿难免会受气。在表姐婚后第三年,也是在我的外甥女杰杰两岁的时候,他们离婚了。

编辑:
关键词: